湘乡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诸天至尊 第三百七十八章 金阳宗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35:45 编辑:笔名

诸天至尊 第三百七十八章 金阳宗

“你要入暗?”周泽看着上官龙华,问道。zǐ

“你要是敢拒绝!以后我肯定没事就找你麻烦!”上官龙华说道。

“我为什么要拒绝?”周泽好奇的看着上官龙华,转而看向圣手农夫说道,“暗不缺扫茅房和打杂的吗?我觉得上官兄挺合适的!”

“……”上官龙华听到周泽的话嘴角微微抽搐。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!

见上官龙华脸都青了,周泽接道:“你要是不能忍受,那我就没办法了。我们这些人,都是从最粗重污秽的事情开始做起的,你要融入我们,当然也得和我们一样,先做打杂扫茅房的事,当然你要觉得你尊贵,放不下身份,我们也不会勉强的,但想要我们认可你,就不可能了。”

“你们当真每一个人都扫过茅房打杂过?”上官龙华怀疑的看着周泽。

“当然!”周泽回答道,“不信你问问大家!”

上官龙华看向圣手农夫等人,见他们都点头。上官龙华虽然怀疑,可还是一咬牙道:“好!你们都能做,我还有什么不能做的,不就是打杂扫茅房嘛,我做!”

周泽险些没有笑喷出来,努力的压制住自己的笑意。上官龙华这家伙最喜欢吃,不知道打扫一阵茅房后,还有没有兴趣继续吃。

“又一个被坑了!”圣手农夫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上官龙华,他们自然没有打扫茅房过,至于周泽?打扫美女的浴室可能会愿意,至于扫茅房?他估计更愿意让九崖的禁地爆发。

和九崖一群兄弟相聚,自然喜不胜喜。周泽取出用天地源气泡的酒水,一群人狂欢。一群人大喝,道最后喝的醉晕晕的,大家都没有特意去用力量驱除醉意,众人喝的横七竖八躺在各处。

当第二天周泽起来的时候,却意外的发现那只不知道去何处的兔子居然又回到了他旁边,正抱着一坛酒睡的也呼呼响。

“靠!这只死兔子什么时候回来的

?”周泽揉了揉太阳穴。忍不住踢了一脚这只兔子一脚,当初自己被青云圣子围攻,这只兔子呼的一下就不知道逃到那里去了,他居然还有脸回来?

“咯咯!”就在周泽踹了一脚兔子的时候,趴在周泽身上的兮兮见到兔子却开心不已,跑到兔子面前,一把把兔子的两只耳朵给抓住,一把把兔子给提起来。

“谁敢提本王的耳朵!”兔子怒吼,睁开眼睛的它刚想一个后蹬腿,不过马上看到周泽盯着他的眼神,他马上停下来。

“大哥,您醒了?”兔子谄媚的说道,只不过下一个它就惨叫起来。因为兮兮抓着他的耳朵还不够,并且被兮兮用着手不断的捏揉着,它直接被捏揉成一个圆球,兮兮玩的不亦乐乎,咯咯的直笑。

兔子暴怒,心想谁敢这样玩自己?就在它转头看到兮兮时,还未做什么,只是眸子看到兮兮那清澈的目光。

兔子身体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,在灵魂深处出现了悸动,原本扬起的勇气瞬间消失。被兮兮捏揉不断,却丝毫不敢反抗。

不是兔子不敢反抗,可却是身体情不自禁的蜷缩,任由兮兮把玩。

这让兔子都难以理解,这种感觉让他无法理解不了。不过当它看到兮兮时,所有的情绪都消失,乖巧的任由兮兮捏揉。

周泽见兔子居然乖巧的落在兮兮手里面,任由兮兮把玩。这让周泽意外不已,这兔子什么时候这么好脾气了?

“咯咯!”兮兮笑的很开心,这让周泽也开心不已。只要兮兮开心就好,至于这只死兔子,那就让兮兮玩着吧,大不了到时候给它一些源晶,它自然会听话。

“咦!一只兔子!”上官龙华等人也苏醒过来,看着兮兮手中的兔子,忍不住惊咦。

“你说谁兔子呢,本王撕了你,不……”兔子刚想跳起来,只不过兮兮小手掌一巴掌抽在兔子的脑袋上,兔子就觉得自己提起的气势一巴掌被抽散,身体再次蜷缩变得乖巧无比。

这情况让兔子欲哭无泪,它无法理解自己的状况。为什么在这小女孩手中,自己变得身不由主了?

“没道理啊,本王怎么会栽在一个小女孩手中?”兔子努力的想要对抗这种感觉,可发现根本无用,仿佛是灵魂深处让它自然而然的做出这样的反应。

周泽同样好奇,忍不住看了兮兮一眼。她居然能让这只凶残无耻的兔子这么听话,这是什么原因?

“周泽哥哥,我喜欢这只兔子,你送给我玩!”兮兮一句话让兔子的胆都吓破了。

“好!”周泽笑道,他就从没有拒绝过兮兮。

兮兮笑的更欢了,手中捏揉着兔子,兔子的毛都被兮兮拔下了一撮,玩的不亦乐乎。

上官龙华等人看着这一幕,都面面相窥。一只会说话的兔子那肯定是一只不弱的妖兽了,居然在兮兮手中这么听话,真是让人奇怪。

没有人理解这一幕,不过见兔子不是装出来的乖巧。众人也放心了,起码对兮兮的安全没有威胁。

……

想到矿山的神元石,周泽没有过多的和他们相聚。他和圣手农夫上官龙华几人一起前往那一处。

兮兮也要跟着他,周泽把她带上。那只凶残的兔子这些天苦不堪言,兮兮得到新玩具很开心,每天的事情就是玩兔子。

周泽虽然不知道兮兮为什么能让兔子这么听话,不过这时候也看出兮兮有些与众不同了起来。兮兮太过灵气逼人了,周泽怀疑兮兮是不是身居什么恐怖纹骨?

这倒不是没可能,一些强大的纹骨,天生对妖兽有压制作用。

“可惜我不知道探查纹骨!到时候让千荨帮兮兮看看!”周泽嘀咕,兮兮要是真有强大纹骨的话,那以后就要想办法开始滋养她的纹骨了,以后修行起来就更加事半功倍。

一行人听着兔子怨的惨叫声,至于接近了那座矿山。

矿山很偏僻,周围并没有古教等势力的存在。按照圣手农夫的解释是,当初准备在哪里建造暗的总部,所以才发现了一座矿山。

抢夺这座矿山的是金阳宗。金阳宗距离此处不远,教中有三尊真神。也算一个颇有名气的势力。

自从发现这座矿山之后,他们就举宗搬到了金阳宗。

步入这座矿山周边的区域,周泽和圣手农夫却在一个小村庄听到了哀哭之声。

周泽等人好奇,走进这个村庄中。却发现这个村庄都是妇孺,男丁却一个都没有见到。那些哀哭之声就是从这些妇孺传出的。

周泽等人刚刚走进村庄,原本哀哭的妇孺马上止住哭泣,脸色一片惨白,惊恐的看着周泽等人,身体情不自禁的后退。

这一幕让周泽等人疑惑不解,刚想走前一步和她们说话,就听到有决绝的妇孺大骂道:“你们还来这里,你们这是要逼死我们吗?呜呜,你们这些畜生!”

“……”周泽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来就被人骂畜生。

“这位大姐,我们只是路过这里。不知道发生了何事,让你们如此怨恨我们!”虽然被骂不开心,但周泽还没有对一群妇孺恼怒的心,很是客气的问道。

听到周泽的话,一群人这才打量着周泽。当目光落在周泽抱着的兮兮时,这些人才放松警惕,相信了周泽的话。

只是一放松下来的她们,再次哀哭起来,哀哭声比起之前还要响几分!

“众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圣手农夫看着一群妇孺在哀哭,场面十分的惹人可怜,忍不住好奇的问道,“还有,你们这里的男丁都到那里去了,为什么一个都没看到。”

“几位小兄弟,赶紧离开这里吧。要是被金阳宗的人发现,那就麻烦了。到时候你们想走都走不了了!”其中一个妇孺开口说道。

“金阳宗?怎么了?”周泽好奇的问道。

“金阳宗来了之后,大肆的征用男丁。我们村的男丁都被征用过去了,呜呜,留下我们孤苦无依的母女!”有一位长相略显风韵的少妇说道。

“征用男丁?到底什么情况?”上官龙华问道。

“几位!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!金阳宗最近把周围村庄的所有男丁都强征用去挖矿了。呜呜呜,右边的水西镇,此处因为一个矿洞的倒塌,所有人都压死在其中了。想到我们家男人和他们是一批去的,不知道还活没活着。”少妇说道伤心事,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“金阳宗强征男丁?”上官龙华微微一愣道,“他们对普通人也下手?”

“方圆的十万男丁,都被征用去了,只要年满十三岁的,一个都没有留。”少妇呜咽道,“这些男丁被征用也就罢了,可是被征用的男丁,有一半以上已经死了。一死就被随意的丢在乱坟岗,任由妖兽撕咬。金阳宗的人不把人当人看,听说只要有人慢了一点,就用鞭子抽过去。每天几乎没有什么修行,一天到晚都在挖矿。每一个人都受尽折磨,被征用的男丁,也不知道有几个能活着回来。”

少妇说到伤心处,呜咽不能自语。

……

十堰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保定治疗男科方法
佳木斯治疗牛皮癣医院
十堰好的牛皮癣医院
保定治疗男科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