湘乡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青帝 第七百五十五章 惊梦(上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58:57 编辑:笔名

青帝 第七百五十五章 惊梦(上)

一座三楹相连的小殿,只见屏风隔离,四周都是镶了铜叶的大柜,案几上堆得高高的都是文卷,满是墨香,这就是内阁之地了。

如此权重,却丝毫没有奢华,若不是金黄气息弥漫,真和普通世家书房差不多了。

“我闻昔年秦制三十六郡,始皇帝每日阅读的竹简奏章都要以衡石量书,一石百二十斤按竹简重量,就有三十八字,就算是三十万字,始皇帝不可谓不勤政……现不用竹简了,纸册称重更达两百斤,这还仅仅文事。”贾诩起身捶着酸痛的腰背,很是叹息。

丞相徐庶自文案中抬首,却笑说:“准确来说最巅峰时四十余郡……而后世与时进,至我朝一百零九个郡国,且今秋驿站讯盘彻底完成,联系方便起来,又值今上登基的第一年,各地岂不有多多奏闻,以表忠心的道理?”

这是实在话,却引燃了官署中气氛,众人直到午休,在专用食厅用餐时还在议论政务繁忙,许多老人都感慨再不复昔日士大夫悠闲,单看表情都是压力很大,仔细听话音却都是得意……

汉朝时本来是朴素的二餐制,就朝食、夕食,这是与早出晚归的农耕作息习惯对应,所谓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”,就是如此。

但城市中用工量大,三餐制是更科学习惯,随这几年粮产渐复,上下资用充足,今上还是应王时就带头开始三餐制,上行下效,午餐也在洛阳城里渐渐流行起来。

餐厅制却是叶青自唐宋学来。

皇帝做了以下规定:“内阁佐天子,总百官,平庶政,及午,内膳至。”

事实上不仅仅是内阁,别的官员也在。

餐厅建立皇城南面,离官署很近一座旧殿改建而成,宰相有单独雅室隔离,里面餐桌都是按品级和年资聚在一起,年轻官员听到关于政务繁忙的议论,再望见那些人,都面面相觑,有时暗笑。

或对于男人来说,忙碌于权力本就是痛并快乐着的事情,比最好药物还能提振精力。

丞相徐庶和几个内阁重臣眼下还不能去吃饭,先去面见太后,呈递了全国年末统计账簿,以及这个月后勤事宜的一些调整建议。

“司隶北面的河东郡已出现雪情,需要调集库存衣物,防冻防灾……”

在他们看去,只见珠帘后朦朦胧胧的一个窈窕人影,垂帘以示内外有别,议案是宦官用金盘呈递进去。

何太后一身鸾服端坐,眉目端丽,眼神很专注每一行,她最近精熟了新的组织流程,看了一遍建议案觉得是小事,遂提朱笔在文首上批了已阅,就放回到金盘上,让宦官传回给外臣。

“这份统计账簿哀家先留着,回头再细看看……”

堂下的重臣们相视一眼,都心知肚明,太后秉政很是谨慎,基本上有点大事就会请示皇帝,这份肯定是转呈清河郡无疑。

上月讯盘在陈留郡的一个中继点出现问题,导致去清河郡的军情必须绕远路转递,前后仅仅差了一个时辰就被太后感觉出来,这个女人呵斥让人至今记忆犹新,当夜就连下三道命令彻查该地。

自洛阳到清河郡的最短讯盘链路需通过十余个节点,陈留郡在兖州北境,这分明怀疑是曹操动了手脚,因曹家势力在兖州依然根深蒂固,朝廷在当地新任命的太守不敢动手,自许昌连夜增派过去一百术师团,第二日后查明是大风雪埋没了当地驿站。

即便这样真相明了,曹操还是解除了几个月的闭门不出,上表中央,自请辞去兖州刺史一职。

洛阳朝野对这件事都是耳闻,都暗赞何太后的手段厉害,门阀世家本来因皇帝长期远离中枢而生的小心思,却泼了凉水一样的熄灭。

政治手段本身不算什么,何太后当年无兵无权,斗争了两年就差点被董卓毒杀,这黑历史洛阳人都知道。

但门阀世家最清楚这个女人现在的权力来自于谁,没有哪个皇帝亲征不担心后方失控,这样严密的讯盘体系,配合军事调动体系,再有徐庶赵云等人坐镇洛阳,一心向着皇帝的太后居中主持,现在谁还敢翻出浪花?

而对各地方英豪来说,曾今雄主曹孟德都在一个女人面前认栽,更让他们心有戚戚,再明确不过地意识到――只要应武帝存在一日,真龙的权威辐射都能镇压各地。

凡属华夏之地,大势已经尽归于这新生的汉第三帝国。

洛阳的几家民营报纸上,更是连篇累牍,深入报道驿站讯盘升级意义:“……讯情和交通是帝国扩张的最大桎梏,原本驿站传讯自南方最远的交趾到洛阳需要一月,讯盘十个时辰就至,天下自此太平矣……”

何太后有自己的小厨,不与外臣同食,叶青登基后

,规定一日3餐,只见她说一声“传膳”

这话就重重而出,不等回声消失,一行穿戴齐整的太监抬着膳桌而来。

何太后见了,心里一动,突问:“三位太后都用了么?”

现在汉家有四位太后,其中就有刘备的母亲,她很早就寡居,现在才算是苦尽甘来。

“娘娘,三位娘娘都已用过了。”

听了这个,何太后才点首用餐,皇家用餐要摆谱,就是盘碗有个签,上有菜名和厨师,这一是保证质量,追究方便

餐具更是有讲究,叶青吩咐“以银器为主”,皇家喜黄金,是为了高贵,而使用银器,有很多实际功能。

最重要的是戒备下毒而设,过去常用毒药,往往含有硫化物,所以银器测毒很灵验。

独自用过午餐,一般是她阅览报纸的时间,见着这段就是蹙眉:“天下太平?此书生之气,实有些夸张了……且不说皇帝亲征艰苦,长安都还未平呢。

服侍的女官见她心情还算不错,凑趣笑说:“娘娘,总归是前所未有便捷,长安伪帝怎能和陛下相提并论呢?”

何太后一笑,只在心中低语:“他要的一个靶子……吸引逆贼呢。”

这是她自己的暗中猜测,不好明说,只转开话题:“讯盘只是知晓敌情,交通上还远不方便,暂只能以术师来快速支援,军事上都不敷用,民事经济上更难交流……不过另外方案已在准备,秦时除夯土直道,还实验过一种石木轨道,并行凹槽和马车轮精准吻合,很是方便,可惜造价太高,皇帝准备转为铺设铁轨,据说十日可达幽州。”

“啊……铁不是更贵?”

“你这丫头是很久没出宫看过了,各地铁官坊改建高炉,铁价跌的厉害…

闲叙过后,又是下午政事,皇城的一天就这样飞快过去。

到傍晚时间,北宫里灯火通明,显得有些寂寂,自皇帝走后,何太后就没举办过宴会,而显得冷清。

玉辇在宫殿和游廊间穿行归来,一身鸾服的清丽女子端坐丝帐内,只借外面灯笼的光亮翻阅统计账簿,眉宇不展。

道法战争的消耗非常大,灵石珍贵稀缺资源,叶火雷要用到,法阵要用到,几个月就打光了前面四年存量,简直触目惊心。

直到路过织院时,深黑色的夜色里透出密集人气,少女欢笑隐隐传过来,打破了北宫几个月来的沉寂。

何太后有些被打扰的不悦,按下后勤物资统计,掀起帐帘问:“那面又有何事?”

随驾的宦官跑去打听了回来,说:“今年冬天冷,宫女都发了两套厚实的新衣裳,比往年多一套替换,有这样都很开心。”

随行的女官瞧着,说:“都交口称赞太后您的仁德呢。”

何太后“哦”一声,只吩咐让宫女早些休息,就没多说,她修炼有成,现在已不太关注旁人的评价,自不会苛刻太多。

这时一阵夜风吹来,一片凉凉的东西落在脸上,让她一怔仰首。

漫天雪花飘落下来,莹白一片,往年温度较高又趋于于旱的洛阳,今岁下了第一场大雪,就这样密集。

“瑞雪兆丰年。”

她静静叹了口气,这是个好的兆头,可惜无人可以分享喜悦,今年的春节多半要一个人过了。

“但听说黄河都冻了起来……河对面的冀州,天气更冷了吧?”

清河郡?大营

除夕夜了,而汉军还不能回家。

营地里飘着大锅肉汤的香气,篝火明亮映红半天,纷繁的雪花飞舞,随着将士放歌,一片片四面席卷,在地面上厚厚堆积。

叶青特地给将士放了一天假,自后面辛苦调来的上千头牛羊猪都宰杀配菜,连着酒水都难得配给了些。

一夕欢宴共食,到夜深渐渐散去,只有哨兵和警戒术师轮值在岗位上,守着应武元年最后一个夜晚。

汉时其实还没除夕这个称呼,还没有守岁习惯,要等到南北朝时,贴春联和挂门神也要到五代十国时期才出现,或是越动乱的年代越需要仪式上安全感

不过挂灯笼的习俗已经有了,大红灯笼挂满了营地里,映在冰封的栅栏上,一枚枚利剑一样闪动寒光。

到夜深时,来自后世名西伯利亚荒原的寒风,在营地上呼啸而过,吹断了冰锥,在地面上“啪”落下一片。

“不――”

叶青在帐中惊醒,一身冷汗。

广元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江苏治疗盆腔炎方法
盐城治疗白癜风医院
广元白癜风医院有哪些
江苏治疗盆腔炎费用